15861192845

我国机床行业未来路在何方

日期:2020-06-06点击数:320赞数:0

2018年6月,ST昆机因为近年来连年亏损和财务造假,被证监会强制退市。
2017年11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相关债权人对大连机床破产重整的申请,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达224.22亿元。
2015年和2016年沈阳机床连续两年巨额亏损,累计亏损超过20亿元,超过其过去20年盈利的总额,其营业额也从2011年96.11亿元跌落到41.89亿元,面临巨大的破产风险,2017年虽然在各方努力下保壳成功,但未来之路存在巨大变数。
2017年全球机床行业整体趋暖,但我国机床全行业亏损企业占比仍然高达33.8%,在A股10余家机床行业上市公司中,也只有亚威股份、日发精机、合锻智能、海天精工四家机床企业的利润率超过5%,整个机床行业面临巨大的挑战。
机床被誉为“工业母机”,机床行业是一个 装备制造业的基石,为汽车、国防科工、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重要行业提供加工装备。在国民经济中如此重要的一个行业,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危机呢?“中兴事件”,揭开了我国半导体行业的羸弱面孔,其实,我国在众多的基础行业都面临被“卡脖子”的风险,只是在过去的野蛮生长中被掩盖,一旦遇到增长乏力和危机,这种本源性的致命缺陷必然会暴露出来。
机床行业的现状和危机是我国装备制造业发展的一种映射和集中反映,本文拟对我国机床行业进行解剖分析,以期可以引发更多人对我国的装备制造行业进行反思和讨论,助推我国装备制造业的转型升级。

                                                                                                     一.我国机床行业的发展状况

1.1我国是世界 机床消费市场,但却没有行业话语权

     2016年,全球机床市场规模约为5400亿元(Gardner发布数据),其中,中国机床市场消费规模约为1880亿元,占据全球三分之一(34.41%)的市场份额,超过美国、德国和日本三大机床消费国的市场总和。

 图1:2016年中国机床市场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

    相比于机床的市场消费规模,我国在世界机床行业的话语权却非常弱,目前世界机床行业由德国和日本机床企业所主导。德日两国机床消费的世界份额约为16%,但却生产了世界上33%的机床,且以高端数控机床为主,成为世界机床行业发展的主导力量。
    以德国为例,德国2016年新机床制造的产值为111亿欧元,而国内机床消费市场规模仅为60亿欧元,其余的51亿欧元产品用于出口。其中,中国是德国机床制造业的 出口对象,占比约为20%。

图2:德日两国机床的消费份额和生产份额对比

    我国机床行业形成了以中、低端机床为主的生产体系。高端数控机床领域一直被以德、日为代表的企业所占据,目前,在高端数控机床领域,国产化率不足5%,即使是普通数控机床,也有80%以上的产品使用国外数控系统,其中日本发那科的数控系统就占据50%以上的市场份额。
    通过我国数控机床的进出口单价的对比,就可以非常明确的看出国产数控机床与国外产品的巨大差距。以2017年我国数控机床的进口均价为每台19万美元,而出口数控机床得均价仅为每台4.9万美元,价差达到4倍,部分产品更是达到10倍以上差距。

 图3:数控机床进出口平均单价对比

1.2我国是世界 机床生产国,但也是 机床进口国

     2016年,我国机床行业的生产规模约为1400亿元,是世界机床的 生产国,约占世界机床总产值的25%左右。

  图4:2016年世界主要机床生产国产值占比

   2000年左右的世纪之交,在 的政策支持和市场需求的强力拉动下,我国机床生产开始进入高速发展期。至2008年金融危机前后,我国已经成为世界机床 大生产国,也成为世界 大进口国。

 图5:1997-2016年我国金属切削机床行业产量和增速(统计局)

       2017年我国金属加工机床进口8.62万台,进口金额达到86.79亿美元(近600亿 ),占世界机床市场总份额的10%左右,占我国机床市场总容量的28%左右。2017年我国机床的进口均价达到10万美元左右,明显高于国内机床产品的均价,可以看出进口机床以高端机床产品为主。

1.3产业链条逐步建立,但技术体系全面落后

     我国机床行业经过近30年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产业链条也已经逐渐建立起来,但是却面临核心技术缺乏,技术体系全面落后的窘境,这在高端数控机床的产业链体系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图6:数控机床行业产业链构成

(1)核心部件严重依赖进口

     核心零部件的技术水平直接影响着机床产品的性能。数控机床的核心零部件包括:数控系统、主轴、滚珠丝杠、刀具等。受到我国技术水平的限制,目前我国高档数控机床所需的核心零部件(如:主轴、丝杆、轴承)主要从日本德国进口,数控系统长期依赖日本产品。

 企业名称

 主营产品

 全球排名

 Fanuc

 数控系统

 1

 BIG

 刀柄

 1

 NTN

 轴承

 1

 NSK

 滚珠丝杆

轴承

直线导轨

 1

3

3

  表1:日本机床核心零部件企业位居世界前列

    表2:机床核心部件主要厂家

(2)基础材料与基础工艺落后

     机床核心部件的国产化的前提是必须具有国产化的原材料,但是,和我国很多行业一样,由于我国基础材料和工艺的落后,造成我国很难生产出过硬的机床零部件。没有高水平、高质量的基础材料和基础工艺,就很难造出高品质的核心零部件,也就很难改变我国机床“傻大个”的形象。
(3)主机厂缺乏核心技术,沦落为低端拼装工厂
      由于核心零部件一直无法有效突破,国内机床主机厂多数沦为低端的拼装工厂,造成低端产品严重产能过剩,而高品质、多轴联动、高附加值的产品缺有效供给不足,创新乏力。甚至有人曾经调侃地说道:我们除了厂房,其他都是进口。

 二.我国机床行业全面危机

2.1生存危局

   近年来,大连机床破产重整,昆明机床退市,沈阳机床危机四伏,行业内的龙头企业纷纷折戟沉沙,我国机床行业进入全面危局。
据统计,从2011年起,我国机床行业的营业收入及利润总额快速下滑,亏损企业的数量从2011年的359家增加到2016年的818家,行业亏损额由2011年的15.99亿元增至2016年的72.77亿元。2017年全球机床行业虽然整体趋暖,但我国机床全行业亏损企业占比仍然高达33.8%,整个行业处于亏损边缘和微利状态,行业面临巨大的生存危机。

图7:国内机床公司盈利能力普遍较弱(%)

       从历史的盈利性来看,国内龙头企业沈阳机床的盈利能力非常薄弱,利润率非常薄,一直处于困损边缘,尤其是2015年和2016年的巨额亏损让企业背负了巨大的包袱,甚至面临破产风险。

图8:沈阳机床近20年净利润情况(万元)

 图9:国内主要机床企业资产负债率高(%)

    我国机床行业目前陷入到一种负向的死循环之中,全行业利润低,甚至面临生存危机,根本不可能有持续的研发投入,没有研发投入就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核心技术就没有市场话语权,只能陷入到同质化竞争、产

能过剩和低价竞争这一恶性循环之中。

图10:我国机床行业的危机之环

2.2技术之痒

(1)市场换技术的实效

      我国2008年后就成为世界 的机床消费市场,但是由于技术封锁和缺乏行业顶层设计的原因,我国巨大的市场规模并没有换来相应的核心技术。
德国机床巨头通快集团为保持自身的独立性,不受资本和巨头企业的影响,由Leibinger家族 控股,建立起了一个封闭的机床产业王国,我国机床企业很难与其在股权层面建立合作,也很难通过市场来换取其技术。
另一家日本机床巨头,山崎马扎克的经营战略明确表明:不合资、不收购,全球11家工厂均为独资。2000年山崎马扎克与我国宁夏企业合资建立小巨人机床厂,当地引进马扎克之初也是想以技术换市场,但是事与愿违,我国企业并没有获得任何技术,而宁夏小巨人则在“不合资、不收购”战略下 终变为日本独资企业。
技术作为机床行业的核心驱动要素,是机床企业的核心利益和资产,再加上国际大环境的恶化,市场换技术已经失效,或者说已经错过了 时机,未来我国机床行业只能走自主研发一条路。
(2) 机床核心技术攻克难度大
      机床核心技术具有综合性、高复杂、难度大等特点,机床行业涉及的领域有材料、冶金、物理、化学、电气、加工、工艺、热处理、微电子、数控技术等各领域,涉及到大量的基础研究,而我国从基础材料到工艺水平,再到数控系统处于全方位的落后状态,这些情况很难依靠机床企业做单点突破,而是需要我国政府和上游行业在基础研究和基础材料上给予保障,再加上机床行业的共同努力才能逐步攻克技术难关。
同时,机床研发还是一个需要长周期、持续投入且高风险的动作,因此机床核心技术的攻克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需要政府和行业进行机床行业发展的顶层设计,任何单个企业和单点发力都很难改变系统性危机,这也是我国机床核心技术迟迟难以突破的关键所在。
(3) 企业研发力不从心
      我国制造业普遍流传:“不做研发是等死,做研发是找死”,这句话对于我国当前的机床企业来说 是贴切不过。研发对于企业来说,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尤其对于我国极不景气的机床行业来说更是如此。大部分机床企业都想要研发,但是在面对研发经费从哪里来、研发出的产品有没有竞争力这些现实问题时就会变的力不从心。
2007年至2013年期间,沈阳机床“破釜沉舟”集中精力全面攻关“i5系统”核心技术,每年投入两亿多元,不过,时至今日,10年已经过去,i5智能机床仍没有形成有效市场,其未来发展存疑。但是沈阳机床自身却已经摇摇欲坠。
      机床行业受到行业发展、薪酬激励、研发投入整体表现较落后的影响,不但很难吸引高水平人才,还造成大量优秀人才的流失。没有高水平的研发人员和技工,企业研发创新就是空话。
与我国机床企业形成详明对比,德国通快集团为了确保自身的竞争优势和技术 地位,每年都要拿出将近10%的销售收入作为研发费用,在2016/2017年度的研发费用高达3.18欧元。

图11:德国通快集团每年研发占比

    虽然整个机床行业自2011年以来处于下滑态势,但是通快集团却表现出了非常好的稳定性和成长性,这就是持续研发的力量。

 图12:近年来通快集团营收增长状况

2.3做大之痛

    在本世纪之初的前十年,伴随机床行业的高速成长,我国一些机床龙头企业也开始野蛮生长,并在一片欣欣向荣之中发出各种豪言壮语,感觉世界机床行业已经踩在自己脚下。在做大之路上,大连机床和沈阳机床走得 远,但也走的非常悲壮惨烈。

(1)做大尝试

      2004年,沈阳机床集团全资并购了具有140多年历史的德国希斯公司,迈出了跨国经营的 步。
      2005年9月15日,沈阳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收购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成为 大股东,占比26.53%。2007年10月,更名为沈机集团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
      2011年,沈机集团的上市主体沈阳机床的营收一度达到96亿元,沈机集团通过一些列的并购整合和拼盘子,一度成为世界上规模 的机床企业集团。

图13:沈阳机床曾在行业高速成长中快速崛起

    与沈阳机床相比,大连机床的疯狂成长之路有过之而无不及,将资本运营手段发挥的 。2012年,大连机床的营业收入达到184亿元。至2017年,大连机床集团拥有全资、合资、控股及参股子公司40多个,其中与德国、日本、韩国、美国、瑞士等国企业的合资公司有8个,全资收购了美国英格索尔2个子公司,并购控股了1家德国公司。
(2) 做大之痛
     2016年三季报上显示,大连机床总营收93.34亿元,利润率只有3%;而起负债却高达180.87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7.08%,而在资产端,大连机床的存货也高达79亿元。
     2017年伴随去杠杆和去产能压力的加大,大连机床 终暴雷,走上破产重整之路。
     产业整合、产融互动是企业做大做强的重要路径之一,但产融互动必须坚持“产业为本,金融为器”的原则,否则资本运营就会走向邪路或者变为饮鸩止渴。大连机床在资本运营上就显得有些走形,为了融资而不停收购,但是收购并没有形成产业上的协同和技术上的突破,而是形成了更大的融资成本和还款压力,就被迫需要进行再一轮的融资,从而走向产融互动逻辑的反面。
    企业做大,尤其外延式的企业增长,必须要有组织运营效率上的支撑才可以持续,否则就会因为管理无效率而形成巨大的内耗。企业为大而大,捡到筐里都是菜, 只能是好菜也烂在筐子。沈机集团收购昆明机床并没有实现强强联合和产业协同,而是引发了昆明机床和退市和沈阳机床的危机四伏。

 图14:沈阳机床近年来净资产收益率

    企业变大并不意味着必然变强,也不意味着企业变大就可以有更大的研发投入实现技术上突破,而对外资的收购也不必然会带来核心技术。沈阳机床和大连起床都有过外资收购记录,但却并没有带来核心技术上的突破, 终还是要依赖自身的研发能力。

图15:沈阳机床资产负债率一直高居不下

三.我国机床行业危局之因

    既然,机床行业如此困顿,且产业规模也不是非常大,我国是否可以放弃这一产业呢?机床行业产值的GDP占比不足0.25%,但是它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和价值却远非如此。机床是关系 经济安全的战略性产业,我国的国防军工、航空航天、高铁核电等产业都离不开高端数控机床的支持。
   机床行业是典型的产值较小但价值无限的产业,是必须依靠自身来发展的重要产业。那么,造成我国机床行业危局的原因何在呢?

3.1 外部宏观环境的影响
(1) 机床行业周期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经济走弱对机床影响较大。
     机床采购是装备制造业扩充产能或技术改造的行为,与宏观经济走势和固定资产投资情况高度相关,因此机床行业是典型的周期性行业。从世界机床行业的发展历程来看,机床行业大约每7-10年为一个周期,本轮的周期从2009年开始,一直持续到2016年,2017年机床市场出现起底反弹。

 图16:全球机床行业成周期性波动

 

(2) 我国本轮的去杠杆去产能对机床企业影响较大
      机床行业处于周期低点,大面积处于亏损或亏损边缘,再加上我国本轮去杠杆去产能,对机床企业的发展以及融资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很多企业由于现金流断裂而走向破产。
(3) 我国基础研究薄弱,对机床企业的研发支撑有限
    研发难度高、涉及的范围广,需要良好的科学和技术基础进行大范围的社会协作。但是我国的基础研究薄弱,基础材料研发落后,很难为机床行业提供有力的研发支撑。

3.2 行业内在的局限性
     制造业的历史经验表明,制造业企业的发展战略无非两种:价格战和差异化。价格战的商业逻辑是生产的规模化,大规模生产和大规模销售带来生产成本和管理成本的快速降低,从而形成规模效应;差异化战略的商业逻辑是企业要设计和研发出不一样的产品,需要企业具有非常高的设计研发能力。
    在机床领域,由于下游需求的多样性和特殊性,仅我国数控机床的产品品类就多达1500种以上,大量的机床产品为单件或小批量产品,因此决定了机床产品的标准化程度较低,这就意味着机床企业想通过规模化降低成本的道路很难走通。再加上核心部件严重依赖国外以及机床产品制造过程对技术要求极严苛,必然增加采购成本和管理难度,因此机床行业的低价战略必然很难生存。
    产品标准化低、技术要求高,决定了机床企业想要变大的难度非常高,需要企业具备非常高技术研发能力、组织管理能力和品牌营销能力等综合性能力。这也是世界机床行业为什么很难像其他制造业一样可以走向高度集中的原因。标准化低、技术要求高,大大增加了行业的壁垒,必然要求企业走向差异化和专业化分工,也就不可避免的限制了“大而全”企业的发展。这也是沈阳机床和大连机床为什么可以做大却很难做强的根本原因。

 

 机床行业

 工程机械行业

 CR4

 14%

 34%

 CR5

 16%

 38%

 CR8

 24%

 48%

 CR10

 28%

 53%

                           表3:全球机床行业和工程机械行业市场集中度对比

四.国机床行业未来之路

4.1需要 在政策层面进行顶层设计

    机床行业系统性危机决定了任何企业都无法通过单点突破来拯救整个行业,而是需要 能够意识到机床行业对国民经济安全的重要价值,进行行业顶层设计,做好我国机床行业的中长期发展规划,放弃市场换技术的幻想,坚持技术自主之路。中央和各级政府要制订精准和可执行的配套支持政策,支持机床行业的产业链协同发展,鼓励机床行业走向专、精、特、新之路。探索和制定符合我国机床行业发展的产学研合作机制,释放社会的研发资源和活力,减轻机床行业研发负担; 要加大基础研究投入的力度,只有全社会具备了基础研究的实力和能力,我国机床行业的研发才能迎来真正的春天。

4.2 企业要做好战略定位,有所为有所不为
    从机床行业的特殊性和国际经验来看,我国机床企业不适宜走大而全的道路,而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确定自己的战略定位和目标,发挥自身的独特优势,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市场或产品方向进行专业化积累,集中精力持续投入、持续改进,从而实现市场和技术的突破。

4.3 有序引导产业资本和社会资本进入机床研发领域
   虽然我国有些机床企业在资本运营上走过了头,但不能否认资本市场对机床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作用。只要坚持产业为本,资本就会变成一把推动产业升级、推推行业发展的利器。尤其是对于需要大量研发投入的机床行业,必须要善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引导其有序合理地流向机床研发领域,驱动大国重器的崛起。

 

         结语

机床行业的的发展历程和所面临的困境,是我国经济发展历程(尤其是制造业发展历程)的一个略显夸张的缩影,读懂机床行业就可以读懂了我国经济发展中的许多重大问题。

返回新闻列表

  • 江苏晟方斯机械科技有限公司

  • 吴经理
  • 15861192845
  • 15861192845
  • 0519-89189507
  • wushch2008@126.com
  • 江苏省苏州昆山市周市镇杜家工业园